admin

(人文景點篇)莊家古厝山居無歲月

文∕圖 柯武村

 Book_T62

  從舊台二十一線進入姑婆寮山頂,沿著兵工廠圍牆向前走,您就會發現隱藏在深山林內的莊家古厝。

  莊家古厝是座北朝南的傳統四合院建築,距今已有近百年歷史。厝身古樸,壁飾溫雅,充分展現出山居無歲月、脫俗典雅的獨特風格,引人思古幽情。

  據說莊其中當年受到風水師指點來此闢荒,在大正十年(一九二一年)建造莊宅,他務農又經商,擔任過保正,兒子莊善魚也是保正。

  整棟建築分前落、後落及前後落左右護龍,加上前門一排護牆,若從空中鳥瞰,形成一個「曰」字形。其建築年代可分清代、日治兩部分,較早建造部分是前落、後落、後左右護龍,至於前落左右護龍,則完工於日據時代,此點可以從外觀建材磨石子部分來判斷。
Book_T63

 

古厝建築設計 別具風格深富涵意

  古厝呈長方形,有廳堂七間、門房三間,建築規模為「七包三」四合院。大門進去以後,地面紅磚的排列方式呈「入」字形,表示對來訪者「歡迎光臨」及親近人群,外牆空隙的塑雕是竹節和書卷,表示注重節操、節儉和勤讀;壁角留有貓孔及外壁鳥踏,表示尊重生命萬物。

  莊家古厝最能呈現建築藝術價值的,就是彩繪的部分。莊家古厝內共有八幅書卷軸彩繪,是以泥塑書卷做為裝飾,開展的書卷中間有摺曲,兩側卷成卷筒狀,中央及左右摺成三個小單位,可彩繪或題字。來到莊家古厝,非視不可,這些彩繪均是府城彩繪名家陳玉峰的原作,深具稀有性及可看性。

  莊家古厝合外埕面積,約有八百坪(二分多地)左右,外埕是家族的停車場,宅院前堂供奉關聖帝君,後堂供奉觀世音菩薩及莊家祖先牌位。

  目前,莊家子孫已不住在古厝中,但古厝保存完美。前高雄縣政府文化局將莊家古厝暫列歷史建築,但整修仍靠莊家自己維護。

  莊氏族人依舊秉持祖先的遺訓,歡迎大家蒞臨參觀,現已成為都市人假日郊遊據點之一,也經常有電視古裝劇、新娘婚紗攝影,到此取景拍攝,但期望大家到此一遊時,不要忘了對先民的遺跡不可破壞,一起愛護珍貴的歷史建築。

Book_T64
Book_T65
Book_T66
Book_T67
Book_T68

(人文景點篇)竹寮取水乎坪頂給水

文∕圖 柯武村

 

  Book_T72

  大樹的水,早在日本時代就被列入「台灣名泉」,所以民間有「若食大樹水,無肥嘛會嫷」之說。

  恆義公司的中華豆花、竹寮山的礦泉水,以及永豐餘造紙廠的紙,都是因水而發,如果沒有大樹純淨的水質,就沒有辦法製造出優質的產品。光復前,日本也曾經在大樹設廠製造品質優良的啤酒,當地聞名的甘泉水,的確其來有自。

Book_T73  高屏溪發源於玉山山脈,經不斷沖刷堆積,形成含水層相當發達的屏東平原。屏東平原沖積扇分為扇頂、以砂為主的扇央與以黏土為主的扇尾,而大樹處於扇央,地下含水豐富, 水質佳, 而地面河水乾淨清澈, 孕育出甘甜竹寮山礦泉水,也是是民生用水來源。

  從日據時期起,工業與人口漸漸集中, 促使高屏溪的水源成為大高雄都會區的重要水脈,所以取曹公圳開圳之理念, 興建了竹寮取水站。一九O九年籌劃, 一九一O年六月進行建設,一九一三年十二月竣工。一九四五年台灣光復後由高雄市政府接管,改名為「高雄市自來水廠第一水源地」。一九七四年台灣省自來水公司成立,小坪廠併於自來水公司,隸屬第七區管理處,並更名為「坪頂給水廠」,與竹寮取水站同屬於坪頂給水廠管轄,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定為縣定古蹟。

 

Book_T74取水淨水給水 提供高雄市民飲用

  竹寮取水站是高雄市最早的水源抽取站,是高屏溪流域最上游的取水站,最主要的功能是,提供大高雄區的民生用水。優雅的抽水機廠房是混合式的古老建築,外觀非常特別,同時具有中國傳統建築物中的瓦鎮與山牆,及類似哥德式建築強調垂直元素的西方建築理念。

  竹寮取水站和坪頂給水廠,兩者如焦不離孟般相近。竹寮取水站的水取自下淡水溪之伏流水,經過天然地層的過濾,再由深度二、 三十公尺的地下水井,將水送往坪頂給水廠淨水,再利用地形的高差,以最省力的方式將水引導至高屏地區,提供廣大的高雄市民使用。

  目前高雄市自來水的抽取處很多,其中水質較好的地方仍屬竹寮取水站。整個高雄區飲用水的發展與開始,竹寮取水站是最早設立的,現仍運轉中。

  竹寮取水站與坪頂給水廠,平時不對外開放參觀,若要參觀,要向自來水公司提出申請。

  不要認為水資源用之不竭、取之不盡,大家在飲用水的同時,要更珍惜這份得來不易的水源。

 

(人文景點篇)尚「黑」行業燒火炭

文∕圖 柯武村

 

Book_T75

木炭窯

  經過大樹縣道186-32 公里處,就可以聞到柴燒味,沒錯,這裡就是木炭窯。

  走進木炭窯,可以聞到濃濃焦炭味,夾雜著頗富傳統的鄉土情感。大家只參觀三和瓦窯,卻不知本區有「雙窯」,就是「瓦窯」與「木炭窯」。

Book_T76

  民國六十八年至七十三年是大樹區炭窯業的全盛時期,當時有十七位業者,全部加起來超過一百八十窯以上。較大的窯可裝四萬台斤的木柴,能燒出八千台斤的木炭。冬天木炭用量激增,一天要出十窯的木炭,約六萬台斤銷往各地,那時候大樹區生產的木炭量,約佔全省的百分之六十。

  早期只要有山場,就有木炭窯,要看到木炭窯並不難。因為山場的樹木砍完木炭窯不能遷移,放著荒廢非常可惜,加上燒好的木炭從山區送到各地銷售,費力又費時,搬運過程中很容易壓碎,所以木炭窯慢慢往大樹區集中,尤其大樹區有茂盛的樹木,交通便利,利於運輸,木炭窯愈建愈多,也造就大樹區這門曾經輝煌過的獨特產業:燒火炭。

台灣燒火炭功夫 已六七十年歷史
Book_T77

  根據在大樹區從事木炭業已三代的葉敏爵先生所說,台灣燒火炭這門功夫,最早是唐山師父到台中傳授,至今也有六、七十年的歷史了。

  木炭窯的底層是用大塊士角磚砌起來,窯頂則用沒燒過的小塊土角磚鋪上,據說窯內可達攝氏八百度以上,窯頂若不用生的土角磚,木炭窯會燒壞的。

 

  木炭窯上方用鐵皮或瓦片蓋遮雨棚,否則窯頂不堪雨水侵蝕會塌陷。每座木炭窯留有一個窯門,入窯出窯都從這扇窯門,旁邊有一個較小的灶孔通到窯內頂瑞,是燒柴火用的,另外有一支通窯底的煙囪,燒柴火產生的煙都從這裡抽出。

  送進窯裡的木柴要一支一支緊靠直豎著,然後將窯門封好,再從灶孔燒柴火,待火勢攻到窯頂,木柴會從頂端開始往下悶燒。窯頂木柴著火就叫『發窯』,木柴著火尚未穩定這段期間,灶孔必須加柴,柴火不能滅。從灶孔燒柴火到發窯穩定要一天的時間,乾的木柴發窯會快些。

  葉敏爵先生十幾歲就跟隨父親燒火炭,有次偷懶,誤了加柴火的時間,後來趕緊補上,以為父親不知道,誰知經驗老道的父親一眼就瞧出端倪,原來觀看煙囪冒出來的煙就可以知道窯內木柴燃燒的程度,或者摸窯門的溫度也可以知道。

Book_T78

  當窯內木柴燒到根底就可以準備「封窯」了,將煙囪拆掉,缺口用土補緊,灶孔也要封閉,稍有不慎,窯內的木柴就會燒成支離破碎的木炭。

  木柴在窯內悶燒是屬於「陰火」,木柴燒成木炭還可以再度燃燒,而木柴暴露在空間燃燒是屬於「陽火」,會把木柴燒成灰燼,沒有使用價值。

  早期木柴來源,除了鄉內的以外,還有屏東恆春、南州、枋寮……甚至還有遠從台東送來的。相思樹是炭窯業的最愛,烘烤時用相思木炭最理想,燃燒時煙少,不會爆裂,火力持久,灰燼也少,但相思樹有限,像荔枝樹、龍眼樹、九芎、蒲羌……及其它雜木也照燒。目前所燒的木柴大部分是荔枝樹,區內種有二千一百多公頃的荔枝園,每年要砍伐過於茂盛的樹枝,或除掉改種鳳梨,這些木柴就可以送到木炭窯燒成木炭。

 

Book_T79

大樹僅剩兩家 曾經沒落現又活絡

  自從二十七年前開放木炭進口,有來自印尼、越南、馬來西亞等國的木炭,使得炭窯業受到重挫,現在大樹區僅存兩家堅守火炭窯。其中以梁義明佔地六百坪最多,有三十多座窯仍在生產。木炭業曾遭液化氣、進口炭競爭而沒落,但隨著燒烤、火鍋、水質淨化及除濕業興起,現在又活絡起來。

  將木炭送進窯裡燒成木炭要七至十天左右,等待窯內溫度降下來,又要花一個星期,冬天降溫快,夏天降溫慢。等窯內溫度降下來就可以「出窯」,白天進出炭窯非常悶熱,所以出窯都會選在清晨四、五點涼爽的時候,看他們出窯,才深深體會「燒火炭」是大樹區內最「黑」的行業。

  大樹區炭窯業走過興盛與衰落,或許有一天燒火炭這個行業會消失在大家的記憶裡。現在政府為了防止民眾買來「燒炭自殺」,也有可能木炭會變成「管制品」,這些是蓽路藍縷、堅苦卓絕的先民所始料未及的!

  不過參觀木炭窯時,也要來場生命教育,除了關心生命、尊重生命、珍惜生命外,也要多想一分鐘,你的人生真的會不一樣!

 

(留香風味篇)雅植歐洲香草園飄香

文∕劉己玄

Book_T82  黃崇謙,曾擔任國營「台灣新聞報」編輯;黃崇博,原本學機械,軍中退伍後,「發現」自己喜歡務農,毅然再回到校園,一頭栽進香草種植的天地裡。

  不同行業的兩個兄弟,志同道合,攜手創立「雅植歐洲香草園」,帶動香草炫風。

  台灣氣候,高溫悶熱又多雨,極不適合香草生長,香精產品的品質也相當不穩定,遑論種植栽培!

 

門外漢曾鐵齒 試看嘜ㄟ卻種不活

  「門外漢」的兩兄弟決定投入時,「瘋仔」,曾經不時的傳入他們耳朵裡!

  Book_T84根據文獻,五到十月期間,氣候無法栽種香草,崇謙、崇博曾經「鐵齒」過,「試看嘜ㄟ」,結果是,活不起來!

  儘管初嚐失敗,但黃崇博仍看好香草的市場潛能,受到國立屏東科技大學農園系傅炳山教授的鼓勵及指導,對香精植物產生莫名的熱愛,兩兄弟「打死不退」。

  黃崇博先採取溫室種植,終於獲得突破!

  民國84 年創園之前,除了屏科大傅炳山教授外,完全得不到政府相關單位的任何奧援。

  黃崇謙回憶說,當初「社區總體營造」、「一鄉一休閒」還未起步,創園理想是:規劃兼具教育及休閒的香草園,讓遊客來到香草園,可以親身體驗各種香草的魅力,感受悠閒的田園生活。

 

藉由體驗行銷 找到農業生級契機
Book_T85
  兩兄弟希望藉由香草的「體驗行銷」,找到農業升級的契機。

  尤其面對國外農產品的大軍壓境,黃崇博堅持,只許成功,不能失敗。

  當時,許多消費者對「香草」為何物,全然不知!

  果然,崇博將香草拿到五星級飯店,都不被採用!

  黃崇謙說,高雄餐旅學院成立後,校內設立「馨香園」,香草的使用才起步,但是,外國老師在國內找不到新鮮的香草材料教學。而國內廚師也找不到新鮮材料,都是使用乾燥香草。
Book_T86
  到後來,坊間的一些餐廳,為招來消費者,多用綠茶粉加香茅調製,而非使用生鮮香草,主要是考量到新鮮香草價格較高。

  兩兄弟研發種植香草成功後,逐步走向教學路線,在餐廳裡也採取開放式的廚房。在台灣,很少業者會如此,他們卻很堅持。

 

 

創意設計餐廳 用心經營打響名號

  經濟部工業局於100 年8 月,將雅植香草園的「事業類型」,設定為「創意設計餐廳」,並獲「創意生活產業設計好站評定證書」。

Book_T87

  雅植在兩兄弟蓽路藍縷的用心經營後,做出了名氣,也開發了香草的各式商品,包括:餅乾、茶

Book_T88

包、飲料、沐浴用品、生活用品、餐點及料理,也提供餐廳香草食材,亦有舉辦教學的DIY相關課程,兼具教育、休閒、人文、美食功能。

  黃崇謙、黃崇博,因為堅持,化理想成為美夢,開創了香草的一片天!

  雅植園址在高雄市大樹區水寮里中山路134 巷。電話:07-651-1226

 

(留香風味篇)紅豆咖啡的傳奇故事

文∕劉己玄 圖∕洪志昌提供

Book_T89Book_T90

 

全台山區試種 回故鄉找到金生命

龍目井「紅豆咖啡」老闆洪志昌,花了二十餘年歲月,先後在全台不同的三十二個海拔山區試種咖啡樹後,最後回歸到原點,還是在自己的故鄉大樹,找到了咖啡的的「金」生命。

  民國92 年,洪志昌製作的咖啡,在182 個國家參加的東京「世界咖啡評比」中,獲得「銀牌獎」;民國98 年,一百多個國家參加「中華兩岸消費者協會」舉辦的世界咖啡展,這次更上層樓,脫穎而出,勇奪「金牌獎」。

Book_T93  洪志昌說,能孕育出「國家品質保證頂級金牌獎」的咖啡,全憑兩個「關鍵成功因素」:一、龍目的紅礫土,二、「龍目井」的優良水質。

  洪志昌說,26 年前,他原先從事漁具製造業,當時交際都送日本商人茶葉,因日人喜喝咖啡,他心念一轉,當機立斷種植咖啡樹,改送咖啡。始料未及的是,翌年,日本商人竟將他研製的咖啡參加亞洲比賽,竟獲銀牌。

  對洪志昌來說,既是鼓勵,也是激勵。

Book_T94

  迄至民國96 年,受前高雄縣政府農業局委託在龍目成立「龍目井咖啡產銷班」後,「紅豆咖啡」正式對外打響了知名度。

  咖啡樹是外來種,26 年來,洪志昌想盡辦法找尋不酸、不苦、不澀的咖啡樹,也購進無數國外的咖啡書籍研究。海拔900 至1500 公尺,是種植咖啡的最佳環境,他曾經花長達九年半時間,從海拔350 公尺的山坡地到1350 公尺的阿里山,在台灣32 個地方試種過咖啡樹。

  原高雄縣轄區,納瑪夏、小林、桃源、葫蘆谷、溝坪等共九處,也都試種過。

  無論在何地試種,無論在何處海拔,結論都是:酸、苦、澀。

  眼前,他決定要放棄理想了!

 Book_T95

龍目井紅礫土 加上水質創造傳奇

  有一天,一位住在月世界的朋友告訴他,月世界的土質是火山岩灰土,不仿前去試試。試種結果是:美味,但會澀,意味咖啡因高。

  洪志昌想:如果載龍目井的水到月世界澆咖啡樹,應該可種出品質更好的咖啡樹。但是,龍目到月世界路途遙遠,耗費時間,不符效益。

  他靈機一動,退而求其次, 不如以龍目井的紅礫土,加上此地的優良水質試種。他將咖啡樹挖回龍目種植,翌年即開花結子。

  答案揭曉:成功。

  洪志昌興奮之情,無以形容。「踏破鐵鞋無覓處」, 最好的咖啡產地:就在龍目。

Book_T96

  他目前種植的咖啡樹,是從肯亞引進的延伸種。

  洪志昌有說不完的「咖啡經」。他說,咖啡有兩項特色:一、草根性很強,隨便種,都可活。二、咖啡樹很「挑」、很貴氣,你給它什麼肥料,就給你什麼

口感!雖然很好種植,但要注意施肥〈有機肥〉。

 

一要一低四不 鹼性利尿喝出健康

  洪志昌指出,喝咖啡,必須「一要一低四不」:要原味、低咖啡因、不苦、不酸、不澀、不心悸。為了達到這個「嚴苛」要求,長達二十餘年歲月不停的「研究」種植咖啡。

  洪志昌說,一般人喝咖啡通常忌諱於高咖啡因,例如:喝過量會成癮,會阻礙人體鈣質、鐵質的吸收,也會造成輕微心悸、睡不著覺,甚至嘔吐。

  他強調,咖啡是全世界共同的養生飲品,而茶只是黃種人在喝的而已!一顆咖啡豆,具有三百多種的養分與微量元素及礦物質,但是,沒有適量的咖啡因,等於是一帖沒有藥引的中藥!

  洪志昌說,據了解,台灣在日據時期,係由日人渡邊引進咖啡樹種植,已有八十年歷史,咖啡樹成長較慢,約需五年才開花結子、採收。

  洪志昌說,每天喝一杯咖啡,可活化心血管與肝臟功能,遠離中風,甚至可預防阿茲海默症,降低老人癡呆風險;對女性而言,可預防子宮肌瘤、皮膚癌。

他強調,咖啡本身就是一種抗氧化劑,根據日本文獻記載,咖啡就是心臟藥。因此,他建議有心律不整者,喝低咖啡因的咖啡。

  好的咖啡,油切效果是綠茶的三倍,具減肥效果,可喝出健康。

  而最快、最明顯的是:利尿、順便。

  他建議,喝原味,純鹼性的咖啡。

 

有機單品沖泡 帶動咖啡認證風潮

  高雄縣政府委託他成立咖啡產銷班後,目前龍目有二十位成員共同種植咖啡樹推廣,也是全球唯一有機栽培的產銷班,以「有機豆」單品沖泡,成為老饕的最愛。

  洪志昌說,曾有日本老饕,上午搭機來大樹,下午回日本,只為了喝一杯龍目的咖啡。

  洪志昌在高雄的「後花園」―龍目,開創出咖啡的一片天,雖是天時加上地利,但他接受訪問時,愉悅又夾帶心酸的說:一路走來,滿累的。

  洪志昌,長年為咖啡辛苦付出,獲得的回饋是:他帶動了台灣咖啡走入有機咖啡認證風潮。

  在「紅豆」,您可以喝出很不一樣的咖啡風味,讓您口齒回甘、回味無窮。

  「喝咖啡‧ 聊是非」,洪志昌為咖啡做了很貼切,又自在的註解!

 

紅豆咖啡位於龍目村龍目路54 號,龍目國小旁,電話:(07)651-9577

第 10 頁 / 共 19 頁« 第一頁...89101112...最後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