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珍愛黃目樹 自然寶物

文˙ 攝影 ◎ 柯武村

黃目樹及子,皆像龍眼。

十六年前,荔枝園的園邊有一棵綠葉青樹,外貌像極龍眼樹,長出的果實又像龍眼,直到有一天才被三叔公認出來,它就是古早人的智

慧、大自然的寶物,有「萬用清潔劑」美稱的天然植物-黃目樹。

原來黃目樹會開花結果,其子看起來就像龍眼,成熟後會慢慢乾掉,將它敲破,用手掌搓揉就有泡沫跑出來,這是最天然、最環保、用
途最廣的清潔劑。

現在踏進超商,可以看到林林總總的清潔用品,有時還猶豫著要選那種品牌。

在以前沒有洗衣粉、肥皂的年代,黃目子就是最好的清潔劑。當然,隨著時代進步,黃目樹已逐漸被淡忘,見過黃目子的人愈來愈少。

曝曬乾燥後的黃目子當年發現黃目樹時,電腦使用尚不普遍。如今Google 一下,就能在『高縣農訊84 期』中查到,黃目樹 是屬於無患子科,一般稱為「無

患樹」,其果實無患子,又有黃目子、木患子、菩提子、肥珠子、油珠子、皮皂子、洗手果、假龍眼、鬼見愁等別稱。

黃目樹的樹葉在冬天會轉變成金黃色,我們南部稱為「黃目子」;因外觀形似龍眼,而被苗栗一帶民眾稱為「假龍眼」。

黃目子栽培歷史極為悠久,最早見載於先秦古籍《山海經》:「秩周之山,其木多桓。」晉郭璞注云:「葉似柳,皮黃不錯。子似楝,著酒中飲之,辟惡氣,浣衣去垢,核堅正黑。即此也。」文中「桓」即今無患子,唐陳藏器《本草拾遺》曰:「桓、患字,聲訛也。」這正說明「患」字乃是「桓」字的訛音。

古人相信用黃目子的木材製成的木棒可以鎮煞驅邪,故有「無患」之名,本草綱目稱為「鬼見愁」,據說係由於古時有個神巫,能使用符咒召鬼,再以無患子樹的株幹製成木棒,來制壓鬼魅、驅邪,具有避邪的功能,道士作法之木劍等法器,也必用無患木製成,即與此典故有關,如晉崔豹《古今注》云:「昔有神巫曰寶眊,能符劾百鬼,得鬼則以木為棒,棒殺之。

經典中也記載,如要滅除煩惱,消滅煩惱障、報障的人,應以無患子(木患子、菩提子)的果實穿成108 顆念珠,經常隨身攜帶。

無患子的相關產品
「台灣府誌」稱無患樹為「黃目樹」,形容其果實「色黃皮皺,用以幹衣,功同皂角。」如果把果皮用水搓揉後會產生泡沫, 早期先民用它來搗衣,據說已有數百年的歷史。

黃目子含有黃色素,衣服洗久會被染黃,如果用來搓洗頭髮,卻可常保烏黑亮麗,兼具清潔與潤絲的功效。黃目子除了含有皂素外還含有油脂,洗滌器物後會產生光澤,因此珠寶界至今仍用來清洗首飾。

園邊那棵黃目樹原本默默無聞、孤孤單單的不受人眷戀,自從被三叔公發現後,八十五年我在「台灣時報」發表《黃目樹》一文,竟然聲名大噪,尤其自由時報蔡清華記者又以「大樹鄉最後一棵黃目樹復活」加以報導,當年吸引了好多民眾前來佇足觀看,順便回憶過去艱苦吃蕃薯簽的歲月。

隔年的高雄縣全國文藝季「環保大樹,大河戀」,是全國第一個結合環保、人文的活動,在鄉公所召開活動發表會時,我還特地介紹黃目樹給與會貴賓認識,余政憲縣長好奇地在現場也搓揉一番。

當時我突發奇想,若能大量栽種黃目樹,並用現代科技萃取其清潔元素,黃目樹風華一定能再現,但想法如反掌折枝之易,在執行上卻是知易行難。

合成清潔劑普及後,黃目子失去利用價值,黃目樹已被砍伐殆盡。

在「台灣時報」發表的《黃目樹》 一文。( 民國85 年九月六日) 「自由時報」的報導。

 

 

但在我為文發表黃目子這種天然無害的洗潔劑幾年之後,國內真的興起使用無患子有皂、洗髮精、沐浴乳的風潮,因黃目子來自天然植物,未添加人工合成化學發泡劑,無色無味,不會汙染大自然環境,是最合乎環保要求的清潔劑,據報導台南及及苗栗均積極推廣無患子種植及加工事業。

現代人格外講究清潔衛生,但再多的清潔用品卻洗不淨貪婪的人心,反而造成更多的污染。

看到黃目樹,再想想我們被汙染的周遭環境,內心真的是忿忿不平。

《跋》樂莫於為文 著書流傳

劉己玄

72p

《大樹文史劄記》第二集,沒有千呼萬喚,就在熱情、投入的加持下,不到半年,很快就付梓,與藝文界好朋友及鄉親見面。

這無關效率問題,而是誠如柯理事長在序文中,所強調的:「鍾愛鄉土、擁抱鄉土,就勇敢地幫故鄉拍寫紀錄吧!」

筆者對「文史」的詮釋,很簡單,就是:用文筆、文章,寫歷史。

歷史,用口講的,用敘述的,會逐日流失忘卻,有一天會成為野史,或消失。

如果用文字撰寫、成書(冊),會流傳,會讓後代緬懷,不會成為記憶而已。

筆者常說,除非中國五千年的閱讀習慣消失,否則,「書」是一定有價值的。

從事文史工作者最樂者,是什麼?應該是:樂莫樂於咬筆桿、為文、著書。

柯武村理事長接任大樹文史協會後,克服經費上的難題,決定出版《大樹文史劄記》,讓會員、好朋友及藝文愛好者,有揮灑的舞臺空間。

在此仍須不贅言的強調,文史劄記內容,仍是攸關文史的記述,只要是大樹的人、事、時、地、物,稍早的、過去的、記憶的、聽到的、訪談的、遺漏的、不為人知的等等,文體、長短不拘,都可著墨。

不過,仍應注意重點與可讀性,非空無一物,非純粹是為了寫文章而寫文章。

文史工作是田調記述,詞藻毋須華麗,不必咬文嚼字,撰寫或引用,淺顯易懂,就達目的。

《大樹文史劄記》第二集呈現的內容,咸信是以前從沒見過、敘述、記載過的,也就是媒體所謂的「獨家報導」,彌足珍貴,值得留存。

所謂「魚離水則鱗枯」,文史協會因為有會員、志工夥伴、同好的熱情相挺,才能茁壯。

對於這麼棒、可讀性高的文章,筆者有幸先睹為快,不揣淺陋,借玆一角,為跋誠表敬意。

《附錄》 走過留紀錄 豐碩滿滿

三本新書發表

63p大樹文史協會今年上半年度,一口氣出版「大樹文史旅遊季」、「大樹文史劄記(第一集)」、「大樹寫真集」三本書,於舊鐵橋舉辦新書發表會,夥伴們於發表會後合影。

64p1
享譽國際的雙管書法家、本會顧問蕭季慧大師,蒞臨現場揮毫,無比增光。

64p2
書畫造詣極深的田金生老師,現場揮毫,風采盡現筆底。

65p1「青溪人」蔡啟昌老師,現場揮毫,水色花香皆畫本。

65p2「東森新聞」SNG 導播張嗣賢,拍攝記錄新書發表會活動,感恩感謝。

66p1感謝黃祥竹先生,協助安排活動現場音響設備。

敦親互動參訪

67p1本會參訪高屏攔河堰,聽取簡報,了解大樹水資源運用情形。左四為南區水資源局主任羅守枝。

67p2本會派員參加南方水學與曾文水庫環境教育研討會。

68p1

68p2邀請國寶級陶藝大師林昭地老師(上圖中),在「紅豆咖啡」暢談記錄地方文史。

69p1本會導覽志工夥伴,在「合顏悅色」植物染工房,歡樂聚會與經驗交流。

69p2柯理事長、周總幹事伉儷,皆同陳豐、趙月女、康飛西等顧問,參訪旗尾風情。

70p1柯理事長(中)、周總幹事(右),接受鳳信有線電視「看見心文創」節目訪問。

70p2柯理事長(左二)、周總幹事賢伉儷(右一、二),接受高雄都會台CH4「城市新勢力」節目訪問。

媒體報導呈現

71p1

71p2

 

舊鐵橋基座 暗藏玄機

文 ‧ 攝影 ◎ 余秀翠

由遠處看舊鐵橋橋拱基座。

根據一位年已80、退休的鐵路局陳姓站長口述:高屏舊鐵橋橋拱基座,暗藏玄機。

由近處仔細瞧,舊鐵橋橋拱基座, 左右兩邊造型不同,右方類似三 角形,左方則是方形。請大家仔細瞧瞧,相片中左右兩邊的造型有何不同?大家是否有看出一個類似三角形,另一個則是方形。不說或許鮮少人知道,右邊這個是固定不會移動的,但左邊卻有著大大的不同,裡面藏著壓縮空間,每當火車行進經過此處時,整個橋拱會些許移動(伸長),火車經過後整個橋拱便會些許縮回(有熱漲冷縮的原理)。

陳站長還說,每個方形盒裡裝有六個扁長條狀的軸承,裡面全都塗上牛油後蓋上蓋子鎖住,就不怕風吹雨淋了。

方形支撐基座他還說,當初製作時,日本尚未有純熟的煉金術,特別委請蘇聯提煉軸承。

大家所見之鉚釘,當時是下方有一大火爐,裡面非一般炭火,而是鑄鐵用炭火,所以火的溫度相當高,此時就將鉚釘燒個通紅,然後用火夾夾住鉚釘往上一拋,上面的工作人員便用一似漏斗型的器具接住,快速的用空氣機具將鉚釘「碰碰碰碰」釘進去,可想那麼多的鉚釘全都要釘完,需花多少時間!

三角形支撐基座
第一次採訪陳站長時,只聽其口述依舊搞不清楚狀況,只好擇日實地勘查,並再次請到陳站長為我解說,頓時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呀!還被他笑我怎麼那麼「笨」!

不過沒關係,我現在已經把它搞清楚了,那您呢?是否也跟我一樣清楚了呢?

曹謹留功德 正德厚生

文 ◎ 黃淑芬 攝影 ◎ 柯武村

位於鳳山區的「曹公廟」。

曹公,初名僅,後為瑾,又書謹,字懷樸,河南省河內縣人。

高雄地區的田園,在拓墾早期多乏水源;淋雨則溢,旱則涸。由於地勢平坦、丘陵環列等地形特徵,故地勢低下者築堤儲水或截溪流,均名曰陂;陂有源或深而有泉者,雖旱不涸。淺而無泉,機雨水以資灌溉者,名曰「涸死陂」。

在台灣,「陂」與「埤」二字通用,指用於灌溉農地的大小水窟。

埤頭與陂頭都是指潭窟畔的聚落,因避免混淆新舊兩治,一用埤頭,另一用陂頭。左營蓮池潭畔,至今尚有埤仔頭聚落;而「陂頭」源在柴頭碑畔,但經墾殖後已無池沼痕跡,陂頭聚落遂亦成為歷史名詞。

曹公紀念亭清廷治台的最大德政是水利建設,而大高雄地區的治績,則以曹公圳的興建居首,早期的開發,因工程與結構都很簡陋,水源多屬井水、雨水、或泉水,難以掌控,在欠缺固定灌溉水源下,遍地多為看天田。

道光17 年(1837 年)曹謹奉任鳳山知縣,上任後為解決灌溉水源,遍訪縣民並親自到農地巡視,見下淡水溪之九曲塘附近溪水充沛河床低平,正可築圳導水解決鳳山縣的灌溉用水。呼籲百姓有錢出錢,有力出力,築圳造福子孫,結果獲得民眾的支持。

舊圳於道光18 年(1838 年) 開築,在九曲塘(一名五鳳陂,一名曹公圳頭)築堤攔水,引下淡水溪(高屏溪)入圳,坳壘石為五門,設立閘門控制水流,以供蓄水和洩水。先以兩年的時間完成一條由九曲塘經鳳山大林蒲,注入紅毛港的幹渠,圳長4 萬360 多丈可灌溉農田約2550甲,支渠44 條其中有34 條灌溉及於高雄市。

曹公祠內的對聯道光21 年(1841年)曹瑾調派現在的新竹擔任淡水同知,鄭蘭及鄭宣治、鄭宣孝兄弟, 於道光24年(1844 年)完成曹謹留下的計畫,開鑿九曲塘、鳳山經赤山灣仔內注入今愛河上源的草潭(高雄仁武區)的幹渠,命名曹公新圳。

支渠46 條灌溉農田2022 甲,灌溉及高雄市有24 條。新舊兩圳穿過高雄平原連貫舊有灌溉設施,使高雄地區的農業發展達到巔峰。知府熊本一為嘉許曹氏功績乃立碑紀事稱「曹公圳」。

曹公新舊兩圳灌溉遍及高雄市各區(旗津區除外),如楠梓、左營、三民、新興、前金、鼓山、苓雅、前鎮、小港等9 區,範圍甚廣,其影響之鉅非一般水利工程可相比。曹公農業水利會也設於高雄市左營區蓮潭路,而非高屏兩縣。

後來縣民為追慕曹氏功德,於咸豐10 年(1860 年) 在鳳儀書院旁建祠奉祀曰:曹公祠,牌位上書:前任鳳山縣知縣丁卯解元懷樸曹公諱謹祿位;曹公祠歷經多次兵災樑柱塌陷,明治33 年(1900 年)日本人在今曹公路24 號重建,採北方式建築,後殿祀奉曹公牌位,中央懸有咸豐10 年(1860 年)「正德厚生」古匾一方,祠院右側立有石碑七塊,其一則為「曹公圳記」,今仍香火繚繞,憑弔與參拜者絡繹不絕。

後記:「圳」為灌溉用溝渠。《諸羅縣志》云:「不用築堤疏鑿溪泉,引以灌田,謂之圳」。也就是說「圳」是引泉水或溪水灌溉農田的人工灌溉渠。(資料取自「高雄發展史」)

曹公祠陞格為曹公廟誌

第 3 頁 / 共 19 頁12345...10...最後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