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寧靜詮釋空 氣韻生動

文‧ 圖 ◎ 鄭勝揚

寧靜

描繪之境,位於大樹區大樹里連冠公司,近入口處前面田園景致。

綠色基調是鳳梨田的大寫意,背景處是小山丘前的樹林,簡單層次推拉空間深度。右側是數種樹木參差互生,以藍紫色調性,深淺經營搭配粗拙線條襯飾,交待著大自然界植物向光性與隨性的適然生態走勢。物我合一的筆觸與灑脫企圖,從「外師造化,中得心源」的中國傳統美學理念中,捕捉物像大要,抽離並重組與扭曲。約略中謀求大視野,以「隨色造型」、「以線表意」的概念、手法,探求抽象意境。而以「色塊是肉性,線條是骨質」的觀念,實踐在平面的繪畫韻味義氣內裡與表象。

《般若心經》中有一句話:「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一直是我想要在不管分割畫或是抽象畫,從繪畫裡面探求那一份藝術本質的重要哲學道理。依據佛理,宇宙萬事萬物全部該屬於「色」,因為他們有形體、有色澤,甚或有思想與慾望。對人而言,就含擁著身、口、意等人的本性,這些全然皆為「色」。一般平凡人談到「色」,難勉不好意思,且直覺或偏執想到的是「出自於男女間愛戀、淫慾的色情」,但這只是包含於內的一丁點微妙元素而已。

談到「空」,心經中只要在於要吾人面對生活事事物物,止禁貪、瞋、痴的邪念妄欲,放空一切煩憂紛擾,坦然怡性應對生活百樣內容,懷抱不執著,不固執心意,放下焦急的心,自如、自在,自然悠遊於人間,順遂生活這等境界,近乎了「空」境!

「空」並非了斷一切人情事故,什麼都不管,雙手一擺什麼都不做,一切視若無睹,像個行屍走肉的廢人,消極、消沉、墮落頹喪於人世間。

佛光山開山大師星雲法師,特別詮釋「空」是建設有,在「空」裡面有無限的可能。譬如:茶杯不空,水要倒在哪裡?有了真「空」,就可能產生妙「有」。

「空即是色,色即是空」用在藝術創作上,正如:「外師造化,中得心源」的理念。面對大自然事物景象,吾人要以自我想法,不受固定法則拘牽,放空以往所學的即有技法繪畫概念,構思與創造出異於他人的「唯一」,它是不同於自然界的所謂第二自然,也就是藝術!

《寧靜》一作,正上方由左至右,以高明度的白色調連綿一脈,鋪陳「空」的概念,也藉邊緣的藍紫色低明度的烘托,強化「空」的真有存在,標示出主題焦點。紅與黃色的大小色塊,綴飾物象色彩的豐富性。

整體隱約的呈現簡陋農舍的結構,主觀設色的白屋頂後面,刻意安排白色樹林。散置在畫面上的大小不規則白色塊,凸顯由「空」而生成的「空靈」美感,是氣韻生動的體現,亦是,「空即是有」的抽象哲理的詮釋。

一種寧靜恬適的田園生活面貌,自然且自如地藉油彩抽象出來!

有橋的風景 心靈通關

文‧ 圖 ◎ 鄭勝揚

會景何須遠

本著《會景何須遠》的題材選擇觀念,我著眼於平日上班所在地—大樹區龍目里,此地的地景地物,且就在現任里長家附近。這裡當然是每天必經之地,接近於村莊中心地段。龍目里屬於小山坡地,海拔最高約90 公尺。

整體山勢緩緩綿延分成南北二個脈絡,北邊山脈由東照山關帝廟開始往村莊延伸進來,呈現西北至東北的走向;南面山脈由小坪里靠近東照山關帝廟一端,往東北而行,地勢較高些。南北二山丘曲折蜿蜒,經過千古歲月形成山谷,中間緩坡低窪處,房舍分立,且匯聚集中在溪溝二旁,自然擁有人文薈萃內涵。

鄉下人蓋房子的觀念、想法與做法,可說是有樣學樣,同質性極高,相異之處只在於比較有錢人家搭的樓層多了幾層,所用材質較優。大體上而言,八十年代的房子,側面牆壁都以水泥漆粉刷為主,正面牆柱最講究,則以磁磚裝飾美化,其中柱子的色相以褐色系列為主。

採光通風的壁面窗戶,皆以大大小小鋁窗裝扮,陽台大寬面也以鐵窗、鋁窗或落地鋁門裝設。村景無都市家家戶戶招牌爭相比美林立、五顏六色的混亂景象。

屋頂能以鐵皮建材往上加蓋不在少數,用意在於防漏水,多了空間當倉庫或增加一、二間臥房。以上種種硬體形式設施,自然而然地帶給鄉村一貫不怎麼變的色彩基調選擇,一致的素材運用,無形中打造了屬於村莊的色澤,屬於龍目的幸福元素,顯現在地本土文化質性。

龍目里的橋約有九座,每一座都是里民生活往來村中的重要構成物,亦是人與人心靈交流的通關。沒有了它,可能就瓦解里民的沉穩、秩序的本有生活美好情態。而橋兩邊分立於街道旁的電線桿,往四面八方延伸的電線線路雖凌亂失序,卻是生活能量需求輸出必要,是文明的基本表徵,擁有著村莊原始美感。站在龍安宮前面大橋上,往南方望過去,就可以感受到此村莊一角落的景物美感。怪不得經常可看到外地來的藝術家,假日光臨龍目,立即感觸良多,當下以各種表現素材獵取美景,快慰人心!

宋朝文學家- 程顥的詩作《秋日偶成》中有云:「萬物靜觀皆自得,四時佳興與人同。」從事藝術創作,我喜歡平日生活的周遭景物,選了有橋的風景題材後,自我觀察、想像或冥想一番,祈求表現屬於自我的第二自然的創作。過程中,當然是先從統整性的分析龍目村住宅與街景形式,找出有感動性的一些代表元素。

從個人深刻了解中,感悟並詮釋龍目村莊局部的色彩以及簡化後的樣貌,表現另一層面意象美。畢竟,人的喜好是隨著時空心緒在流變,正如同隨季節更迭所自然呈現的不同美景。

《有橋的風景》此作品右側以數棟樓房為宅體,繪以黃色系列,褐色表現樹木及部分屋頂與地面,基本上與原來風貌大相逕庭,屬於感性轉化的藝術創作訴求。左側建物色彩偏灰色,街上的小樹叢以灰橄欖綠設色,並以數筆勾勒出物象大概形貌,顯出配角的次要性。中間遠處的物景,為求拉遠意圖,刻意以藍色交代出意味。而這座懸著施力於兩端的橋,以融合右側色彩搭襯方式,用幾個色塊或隱或現的示意詩情境界。

橋下的溝渠則以粗獷的暗褐色街之線條,暗示其存在,兩邊的護欄以拉動、歪斜的線牽拉帶出有動勢的樣子。右一、左二的電線桿,代表性的出現在畫面上,強化村景的熱鬧與安樂。天空則以淡綠色,跟周遭景物產生稍具對比性的彩繪形式,進一步拉開了整體空間,預期地產生柔順與豐富主題內涵的效果。

總之,明快的色彩、主觀的配色、粗獷的線條、樸拙的造景以及橋的曖昧詩境,整體搭配畫出了龍目里居民熱情的純樸美及悠閒浪漫的生活美!

龍目好地理 洪家古厝

文 ◎ 康飛西 攝影 ◎ 柯武村

康飛西顧問實地在洪家古厝堪輿

龍,中國人最尊貴的吉祥化身;目為首,為眼靈魂之窗。由此可知,此地是多麼的珍貴和稀有。

大家都知道,龍目里的水質特別好,山勢更是靈氣鬱蔥,坡緩,地質佳,土壤肥沃豐碩,所生產之水果,更是風味絕佳,名冠全台。

「紅豆咖啡」位於龍脈的好地理上從東照山關帝廟往龍目國小的方向前進,山勢一直往下,左彎右拐,山勢起伏頓跌,綿延五、六個山頭,就像神龍,游走於山地間般,直到龍目國小前止住,此處正是目前最夯的紅豆有機咖啡莊園。

「紅豆有機咖啡莊園」旁的洪家古厝,就建在龍脈上,站在古厝前,往外望,左青龍,右白虎,前朱雀,後玄武,明堂開闊,前方玉帶水纏腰,極上好的風水格局。

根據洪家後代的轉述,他們祖輩是當時精研堪輿方術的奇人,難怪能如此精準的把洪家古厝,點在穴位上。

有機會到大樹,到龍目村紅豆有機咖啡莊園,品嚐一杯上好咖啡,更順道參觀洪家老一輩堪輿奇人,所主點洪家古厝的好地理,會讓您不虛此行。

康飛西顧問攝於洪家古厝前

國小糾察隊 義工首站

文˙ 攝影 ◎ 柯武村

畢業紀念冊

自己典藏的古董品,並非稀奇古董或珍貴名畫,而是具有紀念性的「古物」。

以收藏有37 年歷史的來說,就有大樹國小第30 屆畢業紀念冊、大樹國小糾察隊臂章、手錶等。

我是民國64 年大樹國小第30 屆畢業,這本紀念冊是我人生當中第一本畢業紀念冊,值得收藏,三不五時翻閱一下,找找老同學。

臂章至於大樹國小糾察隊臂章,是我讀小六時加入學校糾察隊所使用的配備,這是我人生首站義工。

自2001 年我國正式訂定「志願服務法」,將「志願服務」定義為「民眾出於自由意志,非基於個人義務或法律責任,秉誠心以知識、體能、勞力、經驗、技術、時間等貢獻社會,不以獲取報酬為目的,以提高公共事務效能及增進社會公益所為之各項輔助性服務。」並將「志工」定義為「對社會提出志願服務者」。

在志願服務法的依據下,從事志願服務工作者之名稱由「志工」逐步取代「義工」。

糾察從上段文字說明志工定義,可見我人生當中第一次擔任的義工,就是大樹國小糾察隊,上學時間、午休、放學時間,糾察隊必須佩帶臂章執行勤務,左邊臂章是繡著「大樹國小」,右邊臂章則是繡著「糾察」兩個字,分別用公母鈕釦縫著,平時可拿下,執行勤務時再將兩個臂章別上。

當糾察隊員,上課時要早去、晚回,中午還要犧牲午睡時間,以維護校內午休秩序。第一次投入大樹國小糾察隊義工行列,這也開始了自己日後參與非營利組織(NPO)的喜樂志願。

紅蟳早期鄉下「公疼大孫」是一定的,附帶要提的這粒手錶,是我小學畢業那年,祖父買給我的紀念品。這粒手錶要上發條,至今仍能正常運轉,當朋友拿白蟳、紅蟳出來展時,只要我的古董錶一秀出來,一定能壓倒群錶,一憑年代,二憑紀念價值。

名錶,只要有錢就能買得到,而這粒有來歷的舊錶對我來說,是獨一無二、有錢買不到的紀念錶,它藏著公疼孫濃濃的情感……。

養豬的印象 難得體驗

文˙ 攝影 ◎ 柯武村

老家的豬舍之一

現代人經過豬舍,一定捏鼻喊臭,但早期農業時代,每戶農家都會養豬,對豬舍的味道非常熟悉,更何況養豬是非常賺錢的副業,當時沒有人會嫌豬舍臭。

以前鄉下的豬舍稱為「豬牢」(牢,台語唸ㄉ一ㄠ ˊ),一落豬牢分為好幾間,有睡覺、吃潘(台語唸ㄆㄨㄣ,即殘羹剩菜之豬食)、排泄以及堆肥間。

豬仔是愛乾淨的,每要排泄時會往設計較低的地方,而低窪處填有樹葉、竹葉、甘蔗葉,並且經常要填上乾葉子,否則豬牢間的地面太潮濕,會使豬隻軟腳的。這些葉子與排泄物混合之後,隔一段時間就可以堆肥,等待發酵後就成了最天然的肥料。

老家的豬舍之二

早期的豬牢大都已拆除,不過在我家三合院旁還留有一落五十年以上的豬牢,我的童年留有太多養豬的印象,尤其是母親閒暇之餘就會聊起那段艱辛的養豬歲月。

母親從屏東鹽埔嫁來大樹,庄裡養豬的情形非常普遍,於是母親將那只訂婚戒指賣了三百元,買了一頭小豬及半塊豆箍(箍,台語唸ㄎㄡ,圓形豆餅,是早期豬仔的飼料),也開始養豬了,當時一斗米才六十元。

不少庄民在高屏溪畔的溪埔地種番薯,所以用番薯及番薯葉養豬是非常經濟的,後來溪埔地改種香蕉欉,從香蕉欉旁邊長出來的幼芽(台語叫作「香蕉芽仔」),也是養豬很好的飼料。

吃這些天然食物長大的黑豬仔,根本沒有瘦肉精的問題,口感跟現代用飼料飼養出來的豬肉全然不同。很多人無法想像,現在推行養生觀念,風行必吃的番薯葉,就是以前飼豬用的「豬菜葉仔」!

等到農曆二月,母親會忙著到溪浦地撿番薯,這些番薯可以貯藏好幾個月,且將較嫩的番薯葉摘回家,否則大水一來,這些葉子及番薯泡水後很快就腐爛了。母親記憶最深刻的就是:當她生完大姊滿月隔天,就背著大姊到高屏溪畔的番薯園幫忙工作,回家時肩上還挑著一擔番薯葉呢!想想現代的媳婦,不用那麼克苦耐勞了。

番薯及番薯葉可以當豬料,而豬的堆肥卻是種番薯最好的肥料,這種循環自然又實用,豬的排泄物不僅不會污染環境,還能發揮廢物再利用的功效。

後來養豬業演變成具有規模的企業化經營,使得農村養豬戶逐漸減少。以前養豬可以貼補家用,但六十年代以後的農村,經濟生活逐漸穩定,大家不再將養豬當作是副業。因此現代的豬仔不再吃番薯葉,番薯葉反而變成養生的菜餚之一。

童年歲月,有許多養豬的回憶。印象裡,四十幾年前常跟著母親到高屏溪畔撿香蕉芽仔,大姊帶著我們幾個弟妹到竹林掃乾竹葉回來填豬牢,待豬牢底的肥量差不多了,與父親穿著雨鞋進入挖糞清肥,將這些堆肥蓋上塑膠布,等發酵差不多就可以「出糞」了!

偶爾還會想起豬仔靠在豬槽(木製長方形盛豬料的器具)邊爭食的模樣,有些調皮的豬仔還會用嘴巴將豬牢的柵門舉起來,趁機溜出去閒逛,害我們在庄頭找尋這些「四處遊蕩」的豬隻。

這些早期農村養豬的點點滴滴,是現代孩子體驗不到的。

八十七年在「台灣時報」 副刊發表的作品

十五年前國內爆發豬隻流行口蹄疫事件,使母親格外懷念以前那些吃豬菜葉長大的黑豬仔……。

而我所想的是:自作孽不可為。國內養豬業原本安全無虞,但因為貪小便宜,買了走私的大陸出口仔豬,我國原本是世界最大豬肉輸出

國,尤其是銷日本金額龐大,經此口蹄疫事件,豬肉輸出王國就此土崩瓦解。

1997 年口蹄疫事件,影響產值合計約達1,064 億元,使我國多年來在日本辛苦建立的豬肉市場被美國、加拿大、丹麥等國取代。對養豬業估計造成17,000 人暫時性失業,日後衍生相關產業歇業、關廠等負面衝擊。

第 5 頁 / 共 19 頁« 第一頁...34567...10...最後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