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樹出版

大樹出鳳荔 故鄉美味

文˙ 攝影 ◎ 王明瑞

6 號蘋果鳳梨磅電土

每年五、六月是高雄市大樹區鳳梨、荔枝之盛產期,在這個收成季節裡,只見區野鳳梨田中一棵棵結實飽滿,迎風挺立的鳳梨整齊地矗立在和風熙日下,似乎期盼著「識貨」的人們儘早光臨品嚐一樣。而另一方面在接鄰的丘陵地、山坡地上,又是一棵棵墨綠茂盛、結實疊疊的荔枝,也迎風招展、搖揚起伏地擺動,帶著滿樹豔紅中有點翠綠的果實搖擺著,彷彿也期盼著「識貨」的人們來品嚐。

全國的鳳梨、荔枝產地很多,為什麼要特別介紹大樹區出產的呢?

主要乃大樹區出產的鳳梨、荔枝「有點酸又不會太酸」、「很甜又不會太甜」的風味,這種恰到好處的味道就不是其他地方所能夠取代的了。

從日據時代大樹區就是「鳳梨會社」的大本營,日本人選擇在這裡做為生產鳳梨罐頭的大本營,其用意除了大樹區是鳳梨的專業出產地,且有方便的大小鐵道可連通至港口外,也因為大樹區的鳳梨有足以推銷到全世界的特殊風味存在,所以才是難以捨棄的選擇。

我們知道品質好的農產品都必須要有合適的天氣來蘊育,若再加上適宜的土壤、美好的水質配合下,一定能長出風味、品質特佳的農產品來。

而大樹區就是符合這些條件的地方;你可以從大樹區以前燒磚瓦之窯埸特別多(曾經高達24 家之多)來看出端倪,唯有土質好且含適宜之微量金屬的黏土土壤,才能燒出又紅又好的磚瓦及陶製器皿來的。

另外,整個大樹區東邊就是隔著高屏溪(舊稱下淡水溪)與屏東縣遙遙相對,綜觀整體地勢而言,整個大樹區的地勢是由東南向西北漸次昇高之走向,因此源頭來自玉山的高屏溪那終年往東南潺潺之流水,就會在流動過程中,在海拔高的位置經由山勢的走向,黏土層的過濾與吸附,慢慢地滲透流入區境內的地下水層,而造就了大樹區區境中之絕佳生水層,譬如:曾經有產品外銷加拿大之竹寮山礦泉水、供給美國第七艦隊小鷹號的喬治亞礦泉水,就都座落在高屏溪旁的竹寮村山坡旁,在尚未發現礦泉水脈之前,其附近山坡地、深土層也都是多家燒磚瓦窯埸取用之原料黏土之一,連目前碩果僅存之三和瓦廠也座落在附近。

由此存在的實體實例,應足可証明大樹區鄉境中的好水、好土,並非是能夠以大吹大擂的方式虛構出來的。

而就在這好山好水的故綁裡,它蘊育了無數美味的蔬菜水果,舉凡苦瓜、金瓜( 南瓜)、大黃瓜、葫瓜、高麗菜、山東白菜、皇帝豆、蘆筍、鳳梨、荔枝、酪梨、龍眼、芭樂、棗子等等,其中最大宗的水果是鳳梨和荔枝,這兩樣的水果就值得一再地介紹推廣給大眾。

鳳梨果粒鳳梨有開英、蘋果、甘蔗、金鑽、牛奶、甜蜜蜜等比較具經濟作物價值的品種,在大樹區大家可依自己的喜好購買食用,均是相當膾炙人口的美味,其中金鑽品種,是目前農民較喜歡栽種的品種,因為金鑽鳳梨果肉金黃,甜度及鳳梨風味均佳,果粒中上即斤兩較足,故頗受栽種農民青睞,價格穩定,栽種面積持續增加,而其他品種也都有人栽種,以迎合市場需求。

鵝蛋荔枝之果粒而荔枝則有三月紅、楠西早、玉荷包、大丁香、黑葉、竹葉烏、竹葉青、桂味、糯米、鵝蛋等品種,在大樹區產量較多者為玉荷包與黑葉之品種,其中玉荷包品種,更是早期由鄉人引進紅葉種荔枝經改良栽種成功,並逐漸推廣至今。因此若說玉荷包荔枝的原鄉是大樹區,可以說一點也不為過。

在所有荔枝品種當中,玉荷包荔枝風味不但特殊且香甜中略帶微酸而多汁,加上果肉特厚,種子退化而特小,真的是不可多得的稀世珍品荔枝,多啖幾粒後,你真的會替唐朝楊貴妃婉惜,為何『出世』在唐朝,否則就可大快朵頤這人間聖品了。

鵝蛋荔枝之果樹雖然這樣的形容或是有點誇大意味,但玉荷包的美味卻是大家「有目共睹、有嘴共知」的事實,在炎炎夏日啖食幾斤,可謂為人間一大享受。

全國鳳梨、荔枝的產地很多,為何特別撰文介紹大樹區是鳳梨、荔枝的故鄉呢?主要是大樹區出產的鳳梨、荔枝真的是「有點酸又不會太酸」、「很甜又不會太甜」的風味,這種恰到好處的味道就是鳳梨、荔枝的原鄉—大樹所出產的,有其他地方無法取代的故鄉美味。

文化院現址 曾是兵營

文˙ 攝影 ◎ 劉己玄

由文化院右側處往前、 往下鳥瞰,具有居高臨 下之軍事優勢。

坐落於大樹區統嶺里(即「嶺口」)的「文化院」,總面積佔地約三甲,現址在日治時期,曾是軍營(俗稱「兵仔營」),有駐軍駐紮,該地軍事地位之重要性,不言可喻。

《文化院介紹》一文中指出:文化院(天壇)「三面群山環繞,地處交通要道,前臨高屏溪下游,右轉可至佛光山,左轉通往旗山,前方銜接里港大橋。」佐以文獻記載:「統嶺」舊名「統嶺坑」,過去先民見此地山嶺眾多,山水匯合流向東邊高屏溪,因地形獨特得名。

又有記載:「統嶺坑在日治時代,即有對外聯絡道路三條,其中一條位於統嶺坑內,為統嶺坑主要道路,該路在日治時代即開發,當時開發是為軍事用途,曾開發至大社路段,使居民進出甚為方便。

以前嶺口只有5、6 戶人家,主要道路就是現在的產業道路,日本政府稱『軍路』,國民政府稱『馬路』。

從台21 線及台22 線交接處往上看,文化院現址 即是日治時期的軍營所在。

是以,文化院現址於日治時期,具有扼喉軍事功能,日治政府在此設軍營,以此為中心據點,希望控制前往旗山、大樹鳳山、燕巢岡山及對岸屏東里港之人、車、船出入。也就是現在的台21 線及台22 線,過往人車完全在掌控之中。

當地耆老許朝來說,其父許在壽曾告訴過他,日軍曾派駐一位指揮官在此,官階很高。

許朝來說,其父也述及,二次大戰,日本戰敗,駐軍離去前,曾將一箱箱物品搬至軍營內壕洞「埋藏」。究係何物,已不可考,研判可能是槍械、彈藥之類的。

許朝來說,壕洞現在已因坍榻,消失無蹤跡,無法找出。

除了嶺口、統坑少數長者,或知悉文化院現址曾有軍營外,年輕一輩已然不知了!

文化院現址

龍目編門號 饒富趣味

 文 ◎ 劉己玄 攝影 ◎ 柯武村

龍目村前村長謝坤淞,受訪敘述龍目門牌編號軼事。

大樹區龍目井社 區,因為社區中間有 一條大排水溝渠(坑 溝),以及前方有台 糖龍目小火車站與鐵 路,因此,產生了一 則戶籍編號的文史 趣事與軼事,如今回 味,頗饒趣味。 99 年底高雄市 縣合併前,擔任龍目 村村長的謝坤淞,受 訪敘述這段已鮮為鄉 親所知的事。

謝坤淞說, 日 治時期,日人開闢自 美濃竹頭角, 經旗 尾、旗山、溪洲、嶺口、大樹至九 曲堂的「旗尾線」糖業鐵道,因為龍目井盛產鳳梨、龍眼、荔枝,為便 利交通運輸,在龍目設置「龍目站」,小火車站就成為龍目井的重要地 標,也是龍目的中心點。 日治時代,日本政府有一套戶籍編號制度,台灣光復後,國民政府 自然重編。

圖中的透天厝,就是以前龍目小火車站站址所在。光復後,戶政人員重新替龍目住戶編門牌號碼,坐小火車下了小火車站,當時的龍目路還很狹小,就從小火車站前的鐵路作為起點,大排坑溝右方的第一家起算,編為「1 鄰1 號」,然後往上類推增加。

編到坑溝最後的洪姓家族住所,是第5 鄰,往後已無人家,於是,繞過坑溝,從左邊方向再回頭一戶一戶編,最後是經過鐵路後,再轉彎回去與第1 鄰相接才結束。當時最後一鄰是第9 鄰。

當時曾發生兩件有趣的事:

昔日龍目小火車站站址的右方,就是大排,光 復後,戶政人員就從此右邊起算編門牌號,從 1 鄰1 號,依序往前。

一、 因為轉個彎繞回來,所以,第9 鄰的最後一戶門牌號,與第1 鄰1 號相接,既是鄰居,應該是依序號碼才是,為何南轅北轍,兜想不起來,不解者都感到奇怪。

二、 編完第9 鄰後,才發現龍目井還有其他住戶沒編入,例如:右後方的山頂,於是再增編為第10 鄰。

以後隨著人口增加,分住在各處,又陸續增編,現已增至14 鄰。追憶光復後的龍目井門牌編號軼事,老村長謝坤淞侃侃而談。

 

公館仔蔡仔 高人一等

文 ◎ 劉己玄 攝影 ◎ 柯武村

蔡永世侃侃而談:公館仔蔡仔,「高」人一等。

龍目井居民之中,蔡氏宗族為數不少,據現居龍目井的後代子孫蔡永世說,祖先係於兩百多年前自大陸遷居而來。

最早是以燒炭為生。〈註〉

蔡永世說,祖先來台時,先住在大坪頂「公館仔」,後再定居龍目井,蘇姓祖厝就是此時建造。

龍目井「孫真府」主祀的「孫臏仙師」金身,就是蔡氏祖先從大陸攜帶來台供奉,一代傳一代,香火綿延不絕迄今。「孫真府」管理委員會主任委員為蔡焜鐘,蔡永世則擔任主事職務。

蔡永世說,據家族長輩說,其祖先「漢草」〈身材〉魁武,非常高大,身高有六尺,高於一般人。因此,大樹老一輩的耆老曾流傳這麼一句話說:「要看卡高大的人,要看公館仔蔡仔。」

可以想見,公館仔姓蔡仔的男子,放眼當地居民之中,儼然是「高」人一等。蔡永世說,年輕時,他的身高是一百七十五公分,雖然不是頂高,但家族有此身高者,亦比比皆是,也有遺傳到祖先的「長」處。

祖先來台時,是以燒炭為生;後代子孫改為務農者不少。

註:見龍目井「孫真府」沿革記載。

寧靜詮釋空 氣韻生動

文‧ 圖 ◎ 鄭勝揚

寧靜

描繪之境,位於大樹區大樹里連冠公司,近入口處前面田園景致。

綠色基調是鳳梨田的大寫意,背景處是小山丘前的樹林,簡單層次推拉空間深度。右側是數種樹木參差互生,以藍紫色調性,深淺經營搭配粗拙線條襯飾,交待著大自然界植物向光性與隨性的適然生態走勢。物我合一的筆觸與灑脫企圖,從「外師造化,中得心源」的中國傳統美學理念中,捕捉物像大要,抽離並重組與扭曲。約略中謀求大視野,以「隨色造型」、「以線表意」的概念、手法,探求抽象意境。而以「色塊是肉性,線條是骨質」的觀念,實踐在平面的繪畫韻味義氣內裡與表象。

《般若心經》中有一句話:「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一直是我想要在不管分割畫或是抽象畫,從繪畫裡面探求那一份藝術本質的重要哲學道理。依據佛理,宇宙萬事萬物全部該屬於「色」,因為他們有形體、有色澤,甚或有思想與慾望。對人而言,就含擁著身、口、意等人的本性,這些全然皆為「色」。一般平凡人談到「色」,難勉不好意思,且直覺或偏執想到的是「出自於男女間愛戀、淫慾的色情」,但這只是包含於內的一丁點微妙元素而已。

談到「空」,心經中只要在於要吾人面對生活事事物物,止禁貪、瞋、痴的邪念妄欲,放空一切煩憂紛擾,坦然怡性應對生活百樣內容,懷抱不執著,不固執心意,放下焦急的心,自如、自在,自然悠遊於人間,順遂生活這等境界,近乎了「空」境!

「空」並非了斷一切人情事故,什麼都不管,雙手一擺什麼都不做,一切視若無睹,像個行屍走肉的廢人,消極、消沉、墮落頹喪於人世間。

佛光山開山大師星雲法師,特別詮釋「空」是建設有,在「空」裡面有無限的可能。譬如:茶杯不空,水要倒在哪裡?有了真「空」,就可能產生妙「有」。

「空即是色,色即是空」用在藝術創作上,正如:「外師造化,中得心源」的理念。面對大自然事物景象,吾人要以自我想法,不受固定法則拘牽,放空以往所學的即有技法繪畫概念,構思與創造出異於他人的「唯一」,它是不同於自然界的所謂第二自然,也就是藝術!

《寧靜》一作,正上方由左至右,以高明度的白色調連綿一脈,鋪陳「空」的概念,也藉邊緣的藍紫色低明度的烘托,強化「空」的真有存在,標示出主題焦點。紅與黃色的大小色塊,綴飾物象色彩的豐富性。

整體隱約的呈現簡陋農舍的結構,主觀設色的白屋頂後面,刻意安排白色樹林。散置在畫面上的大小不規則白色塊,凸顯由「空」而生成的「空靈」美感,是氣韻生動的體現,亦是,「空即是有」的抽象哲理的詮釋。

一種寧靜恬適的田園生活面貌,自然且自如地藉油彩抽象出來!

第 4 頁 / 共 12 頁« 第一頁...23456...10...最後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