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樹文史劄記2

龍目好地理 洪家古厝

文 ◎ 康飛西 攝影 ◎ 柯武村

康飛西顧問實地在洪家古厝堪輿

龍,中國人最尊貴的吉祥化身;目為首,為眼靈魂之窗。由此可知,此地是多麼的珍貴和稀有。

大家都知道,龍目里的水質特別好,山勢更是靈氣鬱蔥,坡緩,地質佳,土壤肥沃豐碩,所生產之水果,更是風味絕佳,名冠全台。

「紅豆咖啡」位於龍脈的好地理上從東照山關帝廟往龍目國小的方向前進,山勢一直往下,左彎右拐,山勢起伏頓跌,綿延五、六個山頭,就像神龍,游走於山地間般,直到龍目國小前止住,此處正是目前最夯的紅豆有機咖啡莊園。

「紅豆有機咖啡莊園」旁的洪家古厝,就建在龍脈上,站在古厝前,往外望,左青龍,右白虎,前朱雀,後玄武,明堂開闊,前方玉帶水纏腰,極上好的風水格局。

根據洪家後代的轉述,他們祖輩是當時精研堪輿方術的奇人,難怪能如此精準的把洪家古厝,點在穴位上。

有機會到大樹,到龍目村紅豆有機咖啡莊園,品嚐一杯上好咖啡,更順道參觀洪家老一輩堪輿奇人,所主點洪家古厝的好地理,會讓您不虛此行。

康飛西顧問攝於洪家古厝前

國小糾察隊 義工首站

文˙ 攝影 ◎ 柯武村

畢業紀念冊

自己典藏的古董品,並非稀奇古董或珍貴名畫,而是具有紀念性的「古物」。

以收藏有37 年歷史的來說,就有大樹國小第30 屆畢業紀念冊、大樹國小糾察隊臂章、手錶等。

我是民國64 年大樹國小第30 屆畢業,這本紀念冊是我人生當中第一本畢業紀念冊,值得收藏,三不五時翻閱一下,找找老同學。

臂章至於大樹國小糾察隊臂章,是我讀小六時加入學校糾察隊所使用的配備,這是我人生首站義工。

自2001 年我國正式訂定「志願服務法」,將「志願服務」定義為「民眾出於自由意志,非基於個人義務或法律責任,秉誠心以知識、體能、勞力、經驗、技術、時間等貢獻社會,不以獲取報酬為目的,以提高公共事務效能及增進社會公益所為之各項輔助性服務。」並將「志工」定義為「對社會提出志願服務者」。

在志願服務法的依據下,從事志願服務工作者之名稱由「志工」逐步取代「義工」。

糾察從上段文字說明志工定義,可見我人生當中第一次擔任的義工,就是大樹國小糾察隊,上學時間、午休、放學時間,糾察隊必須佩帶臂章執行勤務,左邊臂章是繡著「大樹國小」,右邊臂章則是繡著「糾察」兩個字,分別用公母鈕釦縫著,平時可拿下,執行勤務時再將兩個臂章別上。

當糾察隊員,上課時要早去、晚回,中午還要犧牲午睡時間,以維護校內午休秩序。第一次投入大樹國小糾察隊義工行列,這也開始了自己日後參與非營利組織(NPO)的喜樂志願。

紅蟳早期鄉下「公疼大孫」是一定的,附帶要提的這粒手錶,是我小學畢業那年,祖父買給我的紀念品。這粒手錶要上發條,至今仍能正常運轉,當朋友拿白蟳、紅蟳出來展時,只要我的古董錶一秀出來,一定能壓倒群錶,一憑年代,二憑紀念價值。

名錶,只要有錢就能買得到,而這粒有來歷的舊錶對我來說,是獨一無二、有錢買不到的紀念錶,它藏著公疼孫濃濃的情感……。

養豬的印象 難得體驗

文˙ 攝影 ◎ 柯武村

老家的豬舍之一

現代人經過豬舍,一定捏鼻喊臭,但早期農業時代,每戶農家都會養豬,對豬舍的味道非常熟悉,更何況養豬是非常賺錢的副業,當時沒有人會嫌豬舍臭。

以前鄉下的豬舍稱為「豬牢」(牢,台語唸ㄉ一ㄠ ˊ),一落豬牢分為好幾間,有睡覺、吃潘(台語唸ㄆㄨㄣ,即殘羹剩菜之豬食)、排泄以及堆肥間。

豬仔是愛乾淨的,每要排泄時會往設計較低的地方,而低窪處填有樹葉、竹葉、甘蔗葉,並且經常要填上乾葉子,否則豬牢間的地面太潮濕,會使豬隻軟腳的。這些葉子與排泄物混合之後,隔一段時間就可以堆肥,等待發酵後就成了最天然的肥料。

老家的豬舍之二

早期的豬牢大都已拆除,不過在我家三合院旁還留有一落五十年以上的豬牢,我的童年留有太多養豬的印象,尤其是母親閒暇之餘就會聊起那段艱辛的養豬歲月。

母親從屏東鹽埔嫁來大樹,庄裡養豬的情形非常普遍,於是母親將那只訂婚戒指賣了三百元,買了一頭小豬及半塊豆箍(箍,台語唸ㄎㄡ,圓形豆餅,是早期豬仔的飼料),也開始養豬了,當時一斗米才六十元。

不少庄民在高屏溪畔的溪埔地種番薯,所以用番薯及番薯葉養豬是非常經濟的,後來溪埔地改種香蕉欉,從香蕉欉旁邊長出來的幼芽(台語叫作「香蕉芽仔」),也是養豬很好的飼料。

吃這些天然食物長大的黑豬仔,根本沒有瘦肉精的問題,口感跟現代用飼料飼養出來的豬肉全然不同。很多人無法想像,現在推行養生觀念,風行必吃的番薯葉,就是以前飼豬用的「豬菜葉仔」!

等到農曆二月,母親會忙著到溪浦地撿番薯,這些番薯可以貯藏好幾個月,且將較嫩的番薯葉摘回家,否則大水一來,這些葉子及番薯泡水後很快就腐爛了。母親記憶最深刻的就是:當她生完大姊滿月隔天,就背著大姊到高屏溪畔的番薯園幫忙工作,回家時肩上還挑著一擔番薯葉呢!想想現代的媳婦,不用那麼克苦耐勞了。

番薯及番薯葉可以當豬料,而豬的堆肥卻是種番薯最好的肥料,這種循環自然又實用,豬的排泄物不僅不會污染環境,還能發揮廢物再利用的功效。

後來養豬業演變成具有規模的企業化經營,使得農村養豬戶逐漸減少。以前養豬可以貼補家用,但六十年代以後的農村,經濟生活逐漸穩定,大家不再將養豬當作是副業。因此現代的豬仔不再吃番薯葉,番薯葉反而變成養生的菜餚之一。

童年歲月,有許多養豬的回憶。印象裡,四十幾年前常跟著母親到高屏溪畔撿香蕉芽仔,大姊帶著我們幾個弟妹到竹林掃乾竹葉回來填豬牢,待豬牢底的肥量差不多了,與父親穿著雨鞋進入挖糞清肥,將這些堆肥蓋上塑膠布,等發酵差不多就可以「出糞」了!

偶爾還會想起豬仔靠在豬槽(木製長方形盛豬料的器具)邊爭食的模樣,有些調皮的豬仔還會用嘴巴將豬牢的柵門舉起來,趁機溜出去閒逛,害我們在庄頭找尋這些「四處遊蕩」的豬隻。

這些早期農村養豬的點點滴滴,是現代孩子體驗不到的。

八十七年在「台灣時報」 副刊發表的作品

十五年前國內爆發豬隻流行口蹄疫事件,使母親格外懷念以前那些吃豬菜葉長大的黑豬仔……。

而我所想的是:自作孽不可為。國內養豬業原本安全無虞,但因為貪小便宜,買了走私的大陸出口仔豬,我國原本是世界最大豬肉輸出

國,尤其是銷日本金額龐大,經此口蹄疫事件,豬肉輸出王國就此土崩瓦解。

1997 年口蹄疫事件,影響產值合計約達1,064 億元,使我國多年來在日本辛苦建立的豬肉市場被美國、加拿大、丹麥等國取代。對養豬業估計造成17,000 人暫時性失業,日後衍生相關產業歇業、關廠等負面衝擊。

簷內三姓氏 結緣親戚

文˙ 攝影 ◎ 邱莉雅

林家古厝外觀

林家古厝,位於大樹區水安里的巷弄內,沒人帶路指引,還真的不好找!

「陳留」 就是「謝」姓林家古厝,年代久遠,已見風霜,但卻有個很特殊的廚房煙囪,裡頭還保留煮飯菜的灶。

子孫三代都擔任公僕,爺爺在日據時代是「保正」,爸爸是縣市合併前的村長,縣市合併後,兒子是現任里長林正道。

古厝建築是前後兩個三合院,外加左側長長護龍接到前面三合院,同是林姓祖先,卻有林、黃、謝姓氏。

因其中兩代人丁單薄,招贅黃姓與謝姓,才形成三個姓氏,在此開枝散葉,結成親戚。

好特殊的煙囪

主屋房內屋頂掛籃用竹架

古厝裡的櫺窗

屋後斗仔砌磚 屋內貓洞

屋內斑駁的牆,可看見建築材料:磚頭、石頭、石灰拌砂土。水泥部分是天虎叔自己砌抹上的。

愛上舊鐵橋 靜謐晨曦

為失敗找藉口,只為成功找方法。感謝本會劉己玄、康飛西、陳豐、趙 月女、陳福來等顧問,在背後默默協助與付出。

大樹文史劄記能年出二本,算是創舉,第二輯最特別的是:書名由 本會顧問蕭季慧大師(前高雄市消防局長、雙管書法家)所題字,珍貴、 寶貴。

感謝伙伴們的支持及賜稿,相信我們所推動的「敢寫、敢拍」已逐 漸發酵,鍾愛鄉土、擁抱鄉土,就勇敢地幫故鄉拍寫紀錄吧!

明年六月即將改選理監事,本人仍依舊採往年參與社團的作風-不 連任,上臺靠機會、下臺靠智慧,感謝本屆上半段理事長陳世宗館長, 讓我有機會擔任後半段理事長一職。若說這一年多來有何好處,我想, 就是更有機會為故鄉做點想做的事,這真的是天上掉下來的好機會。

第一次到舊鐵橋拍晨曦,是清晨三點二十四分。

自從去年七月十三日清晨三點二十四分到舊鐵橋濕地園區拍照,從 此就愛上了舊鐵橋的晨曦。

朋友懷疑我是更年 期睡不著覺,才會三更 半夜跑到舊鐵橋。原本 要借用《莊子秋水篇》 中「夏蟲不可以語於冰 者」回應,但是為了表 示文雅風度, 卻回答 說:「與大自然對話」!

我真的愛上了舊鐵 橋濕地園區,在靜謐的 清晨,能聽到大自然的 呼吸聲,當5 點看到從 屏東開往高雄的第一班 火車,期待對面大武山那道熟稔的曙光!

其實住在高屏溪畔的我,已經看日出大武山三十年了,即使離鄉 二十年,仍然戀戀我的故鄉~美麗的高屏溪、缺損的舊鐵橋。

早期,高雄縣詩人陳皆興題詩「淡溪秋月」:

 

我愛淡水溪,清輝自不同,秋光明遠浦,皓影掛長空。

一鏡天垂鍊,雙橋波映虹,臨流瀕寄慨,治績愧曹公。

 

萬種風情的舊鐵橋晨曦之一

看到美麗的舊鐵 橋,嘉義區漁會推廣課 吳純裕課長詩性大發, 於今年九月十九日題 詩一首,推廣舊鐵橋的 晨昏美景:

鱗雲天際半點紅,

鐵橋越湖半朦朧。

綠意猶淡晨波水,

迎接旭陽金耀空。

 

晨曦之二

拍舊鐵橋晨曦一年 多來,深刻感受到這首 「淡溪秋月」的意境, 或許,有人一輩子不曾 來此欣賞大自然的雲 景霞光。

舊鐵橋最迷人的地 方,就是每天有著風情 萬種的變幻,日出前半 小時開始,隨著太陽與 地面間仰角角度的改 變,天空及雲層顏色會 開始變化,運氣好的 話,會碰上出大景,在 絢爛的色溫變化下,由 深藍的天空到金紅色 的雲彩,萬般迷人。

 

晨曦之三

不少好攝者來此拍晨曦,不管再怎麼摃龜,照樣守候著舊鐵橋。有 兩位鄉親是最具代表性的人物,就是李秀雄先生及志工阿裕哥,無數個 舊鐵橋晨昏,留下他們數不盡的足跡。

從小就住在三合院長大的我,每天開門,就能免費觀賞日出大武 山,離鄉二十年,現在卻要跑16 公里才能欣賞舊鐵橋晨曦及其美麗身影。

邁進知天命之年,才發覺玄妙的大自然,不必他求,原來我的故鄉 是那麼美!

當然不必三點多就出現在舊鐵橋,以免被質疑是夜不得眠著,車子 停放在濕地公園停車場,放慢腳步,閒逛舊鐵橋濕地園區。

聽聽大自然的呼吸聲,蟲鳴鳥叫水流聲,聲聲皆舒暢,那來的憂鬱 與躁鬱?這齣山河戀正要開場而已!

晨曦之四

晨曦之五

晨曦之六

迎迓舊鐵橋朝陽

高雄市大樹文史協會理事長 柯武村 謹識 101.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