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靜詮釋空 氣韻生動

文‧ 圖 ◎ 鄭勝揚

寧靜

描繪之境,位於大樹區大樹里連冠公司,近入口處前面田園景致。

綠色基調是鳳梨田的大寫意,背景處是小山丘前的樹林,簡單層次推拉空間深度。右側是數種樹木參差互生,以藍紫色調性,深淺經營搭配粗拙線條襯飾,交待著大自然界植物向光性與隨性的適然生態走勢。物我合一的筆觸與灑脫企圖,從「外師造化,中得心源」的中國傳統美學理念中,捕捉物像大要,抽離並重組與扭曲。約略中謀求大視野,以「隨色造型」、「以線表意」的概念、手法,探求抽象意境。而以「色塊是肉性,線條是骨質」的觀念,實踐在平面的繪畫韻味義氣內裡與表象。

《般若心經》中有一句話:「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一直是我想要在不管分割畫或是抽象畫,從繪畫裡面探求那一份藝術本質的重要哲學道理。依據佛理,宇宙萬事萬物全部該屬於「色」,因為他們有形體、有色澤,甚或有思想與慾望。對人而言,就含擁著身、口、意等人的本性,這些全然皆為「色」。一般平凡人談到「色」,難勉不好意思,且直覺或偏執想到的是「出自於男女間愛戀、淫慾的色情」,但這只是包含於內的一丁點微妙元素而已。

談到「空」,心經中只要在於要吾人面對生活事事物物,止禁貪、瞋、痴的邪念妄欲,放空一切煩憂紛擾,坦然怡性應對生活百樣內容,懷抱不執著,不固執心意,放下焦急的心,自如、自在,自然悠遊於人間,順遂生活這等境界,近乎了「空」境!

「空」並非了斷一切人情事故,什麼都不管,雙手一擺什麼都不做,一切視若無睹,像個行屍走肉的廢人,消極、消沉、墮落頹喪於人世間。

佛光山開山大師星雲法師,特別詮釋「空」是建設有,在「空」裡面有無限的可能。譬如:茶杯不空,水要倒在哪裡?有了真「空」,就可能產生妙「有」。

「空即是色,色即是空」用在藝術創作上,正如:「外師造化,中得心源」的理念。面對大自然事物景象,吾人要以自我想法,不受固定法則拘牽,放空以往所學的即有技法繪畫概念,構思與創造出異於他人的「唯一」,它是不同於自然界的所謂第二自然,也就是藝術!

《寧靜》一作,正上方由左至右,以高明度的白色調連綿一脈,鋪陳「空」的概念,也藉邊緣的藍紫色低明度的烘托,強化「空」的真有存在,標示出主題焦點。紅與黃色的大小色塊,綴飾物象色彩的豐富性。

整體隱約的呈現簡陋農舍的結構,主觀設色的白屋頂後面,刻意安排白色樹林。散置在畫面上的大小不規則白色塊,凸顯由「空」而生成的「空靈」美感,是氣韻生動的體現,亦是,「空即是有」的抽象哲理的詮釋。

一種寧靜恬適的田園生活面貌,自然且自如地藉油彩抽象出來!

回應已關閉。